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
 
心海導航
   
 
青春期孩子的變化與家長技術---...
我們需要重新定義“撒謊”---李...
心靈雞湯
學生“混”學習情緒的心理疏導
認識抑郁、戰勝抑郁
小析“剩女”
  心海導航-->心海導航
 
    我們需要重新定義“撒謊”---李子勛  
中國人的文化決定了中國人有獨特的婉轉的語言表達,這種表達并不是說謊。有時候我迫于環境,說了“假話”。其實,你怎么知道說真話的“我”是真的,還是不說真話的“我”是真的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在微軟做心理培訓,微軟的一個老板問我說為什么中國人這么愛說謊。我好奇他為什么有這樣的想法。他說他做市場總監的時候,在亞太區執行一項計劃,所有的下屬都有意見,但是都說yes,沒有人說no。有意見不會告訴我,我都想他們跟我說no,奇怪的是,當他們開始執行計劃的時候,他們全都更改了計劃,盡管最后做對了成功了,但是顯然不是按照原來布置的方式去執行的。因此他覺得很奇怪——為什么沒有人告訴他自己真正的想法,為什么就不能得到正確的反饋,為什么中國人不愛說真話。

我是這么跟他解釋的:我說中國人說yes是對你權威的認可和尊重,因為你是總監,因此我們不能說你的計劃是錯的。也許我們認為你這個計劃有不符合中國國情的地方,但是我們不敢說,因為如果我們說了,你就要我解釋,我解釋了你也不能理解,那還不如不說呢。這個老板繼續問我:那該怎么才知道中國人的真實意見呢?我說你要設定一個獎勵制度,他真心跟你講no的時候,你要在物質上獎勵他。他說為什么?我說因為中國人不相信口頭表揚,中國人認為你說他很好,實際上背后可能說他不好。而中國人相信禮儀,覺得你表揚了他,并贈送了實在的禮物,那才說明你很真心地感謝他。

我舉這個例子想說明“中國人愛撒謊”這個定論未必是對的。只是中國人的文化決定了中國人有獨特的婉轉的語言表達,而這種表達并不是說謊。

中國人不會無所顧忌地說真話

在中國社會里,我們通常會說話很節制,不會無所顧忌說真話。因為“逢人只說三分話,未可全拋一片心”是中國人的處事哲學。比如說我們對某位領導有點不滿,在表達意見的時候,我們不能把這種情緒帶出來,因為在中國我們是要尊重上級的。這不叫撒謊,這叫節制。說話人在不同的環境決定說什么,決定運用哪套言語系統,是什么身份就要說符合該身份的話,這涉及中國文化,而心理學是和文化密切相關的。從小到大,我們在中國文化的浸潤中成長,自然有我們獨特的說話方式,這種現象不能用撒謊解釋的。

我們一直在講中國有五千年的文化,其實我們的文化研究的就是人和人的關系。人和社會的關系。中國文化對世界有所貢獻,也就是這個方面的,而西方社會對世界的貢獻在他們對自然和科學的研究。在中國,我們把人和人之間的關系研究得這么復雜,自然在語言表達方面也會表現得比較復雜,在很多人看來,中國人說話會更婉轉,有更多的修辭,說話很有節制,表達不完整……不可能像西方人想說什么就直截了當。這兩者表達方式沒有好壞之分。中西方文化沒有高低之分。評價中國人的表達方式,要從中國的文化視角來評價,而不能從西方的視角來評價,簡單地認為中國人愛撒謊。

而且,在心理學上是沒有“謊言”這種說法的。比如一個五歲的孩子,他六點到家。媽媽問他為什么這個時候回來,孩子可能就會說我們五點半放學。實際上老師說五點放學,而孩子把自己在學校活動半小時的時間也算上學時間,他自然會說我們五點半放學。而家長通常會認為小孩撒謊,這只是家長和小孩對這個事件的知覺是不同的。

因為每一個人的思維知覺是不同的。對每件事情我們有自己的判斷,心理學承認,每個人的心理差異是巨大的,因此每個人對同一件事物的反映可能是不同的,這并不是撒謊。大家都知道,有一個電影叫《羅生門》,“羅生門”的本質意思是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的“真相”,每個人只看到他看到的“真相”,他愿意看到的“真相”,因此是不存在絕對的真話和謊言的。而且,比如在心理咨詢的過程中,如果一個人不愿意真實談論自己,這是有他的合理性的,這是他的防御、抵抗或者自我保護,我們簡單地評判說他在說謊。每一個人對事物的反映跟判斷力有關,這并不是撒謊。

真正傷害到別人才能叫撒謊

什么叫撒謊?我認為存心說些騙人的話,并且說這些話損人利己,真正傷害到別人,這才能叫撒謊,其他在心理學上都不能叫撒謊。

比如這個人對領導有意見,他知道在這個時候告訴領導是不恰當的,他就跟領導說我沒有意見我對你的管理很佩服,這也不叫撒謊。他由于并沒有帶有傷害性,他只是保護自己。比如這個人他愛一個人,但他知道說出來對這個人不好,他就說我沒有愛過你,這也不叫撒謊,只是他隱藏了自己情感。中國人講究中庸之道,因此我們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來,我們只能按照現實來生活、表達。

你問我這種表達方式是否會造成中國人集體壓抑?我記得30年前我們剛接觸心理學的時候,西方人都認為中國人很壓抑,認為中國人完全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,而且中國人的國民性是低調的不張揚快樂的,因此美國人得出一個結論:中國人很憂郁,中國人的心理很不健康。其實未必如此。西方人眼中壓抑、不坦誠的人,也許在中國的文化視角看來是很懂事或者很懂處理人際關系的人。畢竟如果我們說這個人很天真很單純,在中國社會這決不是褒獎別人。

在有些時候我們說了假話安全了,心里卻不舒服,感覺有點擰,似乎我真的不想那么做那么說的,但是我是迫于環境,說了“假話”。其實,你怎么知道哪一個部分“我”是真的“我”呢?你說真話是真的,還是你不說真話是真的呢?每個人都是復雜的,那個想說“真話”的人是真實的你,那個客套說“假話”的人也是真實的你,而你喜歡自己天真、完美化的一部分,而不喜歡自己現實化的那部分。這種對“自我”的部分不接納,造成一部分人的壓抑。我們有時候會濫用一些詞語,比如欺騙、撒謊等一些詞語就導致了我們內心的一些沖突,如果有的時候你內心沒有這么多的門檻和界限,你的生活就會更輕松一些。
 
[關閉窗口]
 
 
中心地址:清潭木梳路12號2108室(常州職工大學內)
聯系電話:00519—86956981、13306126385、15351928915
 
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 短线股票推荐电话 德州扑克在线游戏 靠摇号赚钱 欢乐斗地主 福彩3d胆拖投注表平台 牛牛街机 爱上女蒲团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手 凯撒娱乐游戏 8人龙王打鱼游戏下载